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独立经济学人易子杰的博客

----致力于国际问题、中国经济和政府决策的战略观察研究

 
 
 

日志

 
 
关于我

-------并购基金执行总裁、独立经济学人、天使投资人、资深商业模式设计及公司治理专家、网易经济学家成员、工商管理博士(论文研究商业模式与企业价值)、曾在全球8所大学读过多个专业学位、美国访问学者。从事股权投资、管理咨询及上市顾问等工作。研究成果:《中国近代史与法制史》、《宏观经济分析》、《低碳经济模式》、《商业模式创新》、《项目估值原理》、《证券投资模型》、《企业上市方案》、《股权基金管理模式》、《产业园运营模式》。

网易考拉推荐

易子杰:清洁能源投资机会及现状分析  

2010-08-05 15:41:14|  分类: 一、易子杰主要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0年7月31日,本人在北京出席全球绿色经济财富论坛并主持了绿色资本高层对话分论坛,期间就清洁能源前景及PE如何选择投资清洁能源项目做了深入的讨论。

易子杰:清洁能源投资机会及现状分析 - 经济学家易子杰 - 摩通资本国际经济研究中心
 (易子杰在北京主持清洁能源资本高层对话现场留影)

《21世纪经济报道》对本次论坛主要嘉宾进行了采访,如下是是采访报道内容:

北极光创投董事总经理邓锋对着手上的项目踌躇了很久,3年来他已经投资了八九家清洁科技公司,投资额在七千万美金以上,但这些经验并不能使新的决策更容易些。

“这是一个新的可以取代传统金属加工的退火工艺的技术,这项技术已经成为行业标准,用在了我国最先进的包括卫星火箭的制造上,可以降低成本90%以上,降低能源消耗95%以上。”邓锋介绍。然而邓锋担心,企业虽然有领先的技术,但是没有政策的支持可能会很难盈利。

这正是很多试图在低碳领域内投资的PE的困惑:技术成熟的前提成立之后,还要在市场推广、盈利时间和政策上进行博弈,而这些都是未知数。

清洁能源融资怪圈

联合国环境规划署日前发布的报告显示,2009年,全球核心清洁能源的投资总额达到了1620亿美元。中国以53%的投资增长率超过美国,首次成为全球最大的投资者。软银赛富执行董事唐鹏飞说:“中国对清洁能源的投资已经到了非投不可的时候,不投活不下去了,不是选择投不投,是被选择。”

然而在清洁能源领域的投资却极度不平衡。根据Chinaventure最新的统计数据显示,从2006年到2010年,风险投资在清洁能源领域内的投资有明显的细分领域侧重。4年间,太阳能领域发生57起投资,获得投资总额13.4亿美金,投资额占总投资比例的75.8%,风能领域发生22起投资,投资额为3.3亿美金,约占总投资的19%,生物能源共发生6起投资,投资额约5000万美金,占投资总额的2.8%,此外,其他能源共发生8起投资,投资额约4000万美金,占投资总额的2.4%。数据显示,4年间太阳能、风能的投资占清洁能源投资领域95%左右,仅有5%的资金留给了太阳能、风能之外的能源。

据了解,太阳能、风能外,清洁能源的范围非常广泛,如波浪、生物质、核能和地热、地表水的流动等,其中多种技术已经成熟,并得到广泛运用。以生物质能和潮汐发电为例,1988年在丹麦诞生了世界上第一座秸秆生物燃烧发电厂,至今丹麦有130 多家秸秆发电厂,秸秆发电等可再生能源占到其全国能源消费量的24%以上。1967年法国建成了第一座具有商业实用价值的潮汐电站,随后前苏联、加拿大等十多个国家也已建立潮汐发电站。

在中国,非太阳能和风力的清洁能源领域同样拥有成熟技术。2006年末,中国建成第一个生物质能发电厂,用收到的秸秆、木材加工下脚料、树皮等各种生物质能燃料进行发电。据不完全统计,到2006年底,由国家发改委和各省发改委核准的生物质规模化发电项目已有50个,总装机容量超过150万千瓦。1957年中国在山东建成了第一座潮汐发电站,1978年开始发电,年发电量230万千瓦时,到目前为止,中国正在运行发电的潮汐电站共有8座。

一个现象是,成熟的技术也拿不到投资。摩通资本董事长易子杰介绍,自己曾专门考察过秸秆发电的技术,已有工厂利用该技术发电,但风险投资对于此类项目关注较少。

技术与政策的博弈

“一方面,我们投技术本身,一方面也是投对政府政策的利用。” 唐鹏飞这样来概括风险投资在清洁能源领域的选择,而北极光创投的邓锋认为,如果没有政府的投入,很多技术的投资价值将大打折扣。

在7月30日的中国投资沙龙上,邓锋多次向同席的发改委官员表达,希望政府对一些成熟的技术进行推广的愿望。

“技术发展到了一个阶段应该可以推广,但是真正大规模推广的确很难,推广的过程需要大量的资金,企业是很难承受的。”

据邓锋推算,在早期技术和产品的研发中,需求的资金量远远少于技术推广的资金量,技术推广可能是研发的三倍五倍的资金。

发展速度是邓锋担心的另一个方面。邓锋说:“在低碳绿色经济发展过程中,市场和政府的支持是必须的,消费类的东西可以完全由市场调节,但是在低碳领域上,如果没有一些政府跟市场的结合,或者我们投资人跟政府的结合,可能企业能做起来,但是推动的速度太慢。”

在随后的多次采访中,邓锋坦言,关键是对于企业成长速度的担忧。如果没有政府的推进,企业的发展速度会慢很多。风险投资是有回报期的,如果在回报期内企业不能有良好的发展,“再好的技术也要考虑。”

正因如此,风投需要多一些的耐心。比如青云创投在2008年末,曾领投长春汇能科技,定位于大型绿色储能系统。尽管汇能的技术处于国际领先水平,但直到2009年7月,汇能还没有实现完全商业化,盈利更无从谈起。

而唐鹏飞认为,政策本身就是风险投资博弈的一个因素,风险同时也是机遇。“这就是风险投资要做的事情。当政策还不清晰的时候,公司的估值会比较低,而政策一旦明朗化了,公司的估值也会比较高。投资人看的是风险和回报的平衡,在风险可控的情况下,承担风险。”

自2006年以来,共有28家从事清洁能源的中国企业在海内外上市,其中17家有VC/PE投资机构的支持,其中无锡尚德、江西赛维从事的均为光伏产业,而世界杯上频出风头的英利集团、不久前上市的雷士照明也在此领域。

摩通资本董事长易子杰介绍,相对于风能、太阳能,生物质能政策支持较少,所以生物质能领域的风投就比较少。此外,目前新能源方面的政策更多向大企业倾斜,小企业受惠较少。希望政府不光对于大的企业有补贴,对于小型新能源创业企业要给予更多的鼓励政策。“如果政策针对性的补贴大一些,面再广一些,则投资风险会相对变小,风险投资也就会更加愿意投这些企业。”

 

参考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范璟 北京报道

  评论这张
 
阅读(4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