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独立经济学人易子杰的博客

----致力于国际问题、中国经济和政府决策的战略观察研究

 
 
 

日志

 
 
关于我

-------并购基金执行总裁、独立经济学人、天使投资人、资深商业模式设计及公司治理专家、网易经济学家成员、工商管理博士(论文研究商业模式与企业价值)、曾在全球8所大学读过多个专业学位、美国访问学者。从事股权投资、管理咨询及上市顾问等工作。研究成果:《中国近代史与法制史》、《宏观经济分析》、《低碳经济模式》、《商业模式创新》、《项目估值原理》、《证券投资模型》、《企业上市方案》、《股权基金管理模式》、《产业园运营模式》。

网易考拉推荐

信托危机接踵而来:吉林信托10亿矿产信托逾期  

2014-02-18 00:58:26|  分类: 1、PE投资政策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距离中诚信托30亿元矿产信托兑付危机化解尚不足1个月,又一家信托公司卷入矿产信托的兑付漩涡中。
  有投资者向证券时报记者报料,称所购买的吉信·松花江77号山西福裕能源项目收益权集合信托到期后并未正常兑付。这起兑付危机,正源于眼下巨债缠身的山西煤老板邢利斌。
  资料显示,上述信托计划共六期,累计金额为97270万元,托管方为建设银行(601939)山西分行。截至目前,已有四期产品先后到期,第五、第六期将分别于2月19日、3月11日到期。
  吉林信托相关人士告诉记者,正“全力配合”建行山西分行解决这一兑付事件,包括公司董事长和总经理在内的领导先后赶去山西,与债务人商讨还款事宜,并向山西省政府、金融办和当地银监局做了汇报,同时与建行山西分行及国开行山西分行等债权人进行了沟通,但目前尚未有明确解决方案。
  投资者上书银监会
  记者获得的一份投资者《致银监会的一封信》显示,“购买时,我们享受了一站式销售服务,甚至有很多支行行长亲自出面进行推介,声称此信托计划是经过建行总行审批通过的,且企业的基本账户就开在建行。但在产品到期时我们并未收到承诺的本金和收益”。
  一位李姓投资者告诉记者:“建行山西分行曾答应在2月28日之前会给投资者一个明确答复,如果到时还没有实质性进展,投资者们将会进一步采取维权举措。”
  “购买这款产品的大部分是建行的个人高端客户,也有的投资者是借钱买的,还有的是几个人凑钱买的,特别是那些借钱购买的,最近整天被人催债,能不急吗?”这位投资者坦言。
  吉林信托在近日发给投资者的一份公告中称,在信托计划一期到期前,公司已多次派遣相关人员到企业催款,并多次与福裕能源、联盛能源实际控制人及相关财务负责人沟通、商讨还款事宜,福裕能源及联盛能源均表示可按期足额偿还信托计划的本金及信托收益。但截至公告日,融资方仅向信托专户转款1000万元。
  在给银监会的信中,投资者还写到:“建行并没有认真履行对客户风险监管的承诺和职责,而该信托产品存在着较高的违约风险,从有媒体公开报道之日起,我们多次向建行询问和核实风险存在的可能,但建行一直给出的是无风险回复。”
  事实上,投资者去年了解到邢利斌的相关负面新闻后,便向建行询问所购买信托产品会否出现风险,彼时建行方面给出的答复是,山西联盛生产经营正常,现金流正常,而且当时建行总行又向山西联盛给出了16亿元授信。
  除了上书银监会之外,数十名投资者还分别致信给吉林信托和建行山西省分行,质问其并未认真履行对客户风险监管的承诺和职责。
  “在目前这种情况下,吉林信托和建行应该统一面对投资者,而不应当让投资者在中间充当协调人和谈判人。”有投资者称。
  对此,前述吉林信托人士告诉记者,他们公司也在积极协调兑付,有客户打电话给他们哭诉,但他们也只能让投资者耐心等待,目前联盛集团的债务重整还在进行中,现在信托公司能做的也只有等待和配合。
  疑似类通道业务
  据接近吉林信托的人士透露,吉信·松花江77号这一项目的主导权在建行山西省分行手里,吉林信托实际上只是一个通道,因而产品出现逾期后也是主要由建行方面在协调,信托公司只扮演“配合”角色。但这一说法并未获得建行方面的证实,吉林信托则对此欲言又止。
  吉信·松花江77号的产品推介书显示,信托资金用于山西联盛能源有限公司受让山西福裕能源有限公司子公司投资建设的450万吨洗煤项目、180万吨焦化项目和20万吨甲醇项目的收益权,募集资金用于这三个项目建设。公开资料显示,福裕能源和联盛能源的实际控制人均为邢利斌及其配偶李风晓。
  据悉,山西联盛能源有限公司是山西省建行的AAA级客户,是建行总行的优质客户,基本账户开设在建行以及所属支行。
  从风控方面看,上述项目的风控措施只有“由山西福龙煤化有限公司提供连带责任保证,由山西联盛实际控制人邢利斌、李风晓提供无限连带责任保证”,并没有土地、股权或项目收益权作为抵押物。
  “矿产信托项目一般会选择项目的采矿证,以及融资企业的其他资产作为抵押物,像这种完全没有抵押物的项目非常少见,很有可能是因为当时邢利斌本人在当地的影响力足够大,而且又是建行的大客户。”北京某信托公司人士如是认为。
  有投资者告诉记者,在这一信托计划中,吉林信托的管理费用仅为1.7%,远低于建行山西分行最高4%的收益。与之前出现危机的中诚30亿元矿产信托一样,该产品也摆脱不了“类通道业务”的嫌疑。
  前述北京某信托人士称,在通道业务中信托公司的收费较低,风险都转移给相关合作方,即便项目出现问题,资产处置一般也是由项目主导方操刀进行,即便如此,一旦出现风险,对信托公司的信誉损害无法估量。
  联盛重整胶着
  而吉信·松花江77号这一信托计划的处置难度更是远超预期,原因在于融资企业目前已进入重整阶段,而且涉及的债权人包括多家金融机构。
  吉林信托此前发布公告称,联盛能源已根据山西省金融办印发的通知进行重整,山西联盛、各债权人、各有关机构已在签署过程中,但个别债权银行尚未签署该重组指引。
  虽然重整工作已于去年11月29日开始,但一直未有定论。在流传出的最新处置方案中,将引入吕梁当地三家企业注资30亿元,由国开行提供后续融资20亿元收购联盛50%的股份,重组调整期暂定为6年。此前,国开行以45.1亿元债权名列第一,并被山西柳林法院指定为重整管理人。
  为争取获得优先偿债资格,吉林信托、山西信托、长安信托也曾联名上书银监会,表示一旦重组方案将集合信托与银行贷款、单一信托融资同样进行延期或接续及降息,将拒绝接受和执行。
  “目前比较麻烦的是涉及债权人太多,无论哪一方获得优先偿债,其他债权人都会有意见,所以重整胶着的状态将会持续一段时间。”一位接近重整的消息人士称。
  而购买该款信托计划的数百名投资者正在通过各种渠道聚集,商讨如何通过合法手段更进一步维权,如果本月底仍未有明确的方案出炉,一些投资者将会前往建行山西分行维权。
  这也再一次将信托业刚性兑付的潜规则置于风口浪尖。 

(资料来源:证券时报)
  评论这张
 
阅读(5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