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独立经济学人易子杰的博客

----致力于国际问题、中国经济和政府决策的战略观察研究

 
 
 

日志

 
 
关于我

-------并购基金执行总裁、独立经济学人、天使投资人、资深商业模式设计及公司治理专家、网易经济学家成员、工商管理博士(论文研究商业模式与企业价值)、曾在全球8所大学读过多个专业学位、美国访问学者。从事股权投资、管理咨询及上市顾问等工作。研究成果:《中国近代史与法制史》、《宏观经济分析》、《低碳经济模式》、《商业模式创新》、《项目估值原理》、《证券投资模型》、《企业上市方案》、《股权基金管理模式》、《产业园运营模式》。

网易考拉推荐

李扬:全球危机进入第二阶段  

2014-03-25 21:18: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李扬前不久表示,从2007年开始的全球金融危机没有过去,只是进入了一个新阶段,改革是走出危机的唯一途径。
  在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部当日召开的“2014年经济形势座谈会”上,李扬说:“从2007年开始的金融危机,从美国开始迅速席卷全球,在岁末年初大家都要对形势做一些估量,我总的估量是危机没有过去,只是进入了一个新阶段。”
  李扬分析,从发达经济体情况看,危机最困难的时候过去了,但是造成危机的基本因素并没有消失,更重要的是在应对危机过程中采取了很多超常规的措施,这些超常规措施在阻止危机恶化的同时也加重了复苏的重负,使得复苏过程扑朔迷离。
  “发达经济体经济发展方向严重偏向消费者导向,经济结构高度依赖服务业,而制造业已空心化。”李扬说,判断危机是否过去,就要看实体经济领域中经济发展方式偏颇以及经济结构扭曲的状况是不是得到解决,显然没有解决
  李扬说,危机最初是金融危机,表现为杠杆率非常高。去杠杆化是解救危机的一个必要路径,现在去杠杆并没有完成,在一定意义上还在提高。
  “全球危机还没有过去,第二个表现在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李扬说,危机初期曾出现一个现象,一方面发达经济体经济很不好,另一方面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经济发展很好,以至于出现一个概念,叫做“双速脱轨”,两类国家两个速度,而且是脱轨的。但目前,危机进入第二阶段,发达经济体稳定了,新兴经济体开始危机了
  在谈到中国经济时,李扬说,从2009年开始,中国经济进入一个新阶段,即中高速增长阶段,呈现出五个方面的突出问题:
  减速问题。
      尽管现在7.5%、7.6%速度已经相当高,但这是从10%高的增速落下来的,两三个百分点的冲击相当大。“估计这个冲击需要几年才能消弭,然后进入正常的中高速增长阶段。”而对于这一速度的变化,国内外一直没有非常好的解释。
  房地产问题。
       李扬说:“实体经济层面的房地产,我注意到谁都不谈,但是谁都知道它是一个大问题。”李扬预计,今年6月全国房地产登记系统启动之后,除了高房价问题外,房屋过剩问题也将水落石出,“现在这个问题非常突出,金融部门都在做准备”,“大家都说今年实体经济要出问题,首先就是房地产出问题”
  产能过剩问题。
       李扬说,产能过剩已经是一个“癌症”。经济增长速度上不去,还得靠投资,而投资上来后,又导致更多的产能过剩,这是体制的纠结。
  金融问题。
       李扬说,发达国家是宽货币、紧信用、低利率,而中国的金融是宽货币、高利率、贷款难、贷款贵,这几个现象很荒谬地组合在一起,构成了中国今天金融业的现实。中国金融体系必须动手术,不能靠政策调整,因为政策调整解决不了深层次的问题。
  地方政府债务问题。
       李扬认为,中国总体来说地方政府债务不是问题,但是在局部地区、局部领域却是大问题,必须要有所准备。
  “危机深入到如此程度,根源在于实体经济出了问题,因此,走出危机的治本之策是改革。”李扬说,哪一个国家对自己的问题认识得最深刻、改革策略最完备、改革决心最大、效果最显著,哪一个国家就会在未来占据先机。

  李扬在其最新研究成果《中国国家资产负债表2013》报告披露:
       2007——2011年,国家总资产从284.7万亿元增加到546.5万亿元;总负债从118.9万亿元增加到242万亿元;而净资产则从165.8万亿元增加到304.5万亿元,三大指标在五年内均几近翻番
  但课题组进一步考察发现,国家净资产增加额持续小于当年GDP。这除了可能存在统计方面的原因之外,还揭示出更重要的信息:尽管每年GDP增长率很高,但并不是全部的GDP都会形成真正的财富积累。
  报告分析,这是因为GDP指标存在缺陷,一些无效投资(如形成产能过剩)甚至破坏资源环境的活动都被计入GDP了,从而在财富形成中须将这些部分扣除。以2010年为例,净资产增加额与GDP的差距高达7.5万亿。“虽然并不是说7.5万亿都浪费了或损失了,但至少表明这一年GDP的质量是大有问题的。”
  报告同时披露,2012年中央政府与地方政府加总债务接近28万亿元,占当年GDP的53%;其中地方政府债务19.94万亿元,“须引起高度关注。”
  报告还指出,国家资产负债表近期面临的主要风险点体现在房地产信贷、地方债务以及银行不良贷款等项目。中长期风险更多集中在对外资产,企业债务,和社保欠账。
  李扬对此分析,无论哪一类风险,都和中国当前的发展方式和经济结构密切相关。应对或化解风险的最佳办法,还是转变发展方式,调整经济结构,实现健康、可持续的经济增长。


易子杰评论:
         对于文中李扬说的“中国GDP增速从10%高的增速落7.5%而对于这一速度的变化,国内外一直没有非常好的解释。"那么我来解释一下吧:
       中国GDP增速之所以那么高到每年10%的增长,除了中国经济本身的增长外,还有两个原因,意识GDP的水分,而是这几年土地财政政策加上金融危机后政府4万亿刺激的结果,现在4万亿已结束,同时城市存量用地有限,导致去年土地拍卖收入环比下降,所以自然很快就降到了7.5%。本人预测,如果中国经济没有更好的转型和新的增长替代,这一数值还会降低。

  评论这张
 
阅读(43802)|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